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星聲夢裏人》具備現代小說元素







書在燃燒

《星聲夢裏人》具備現代小說元素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相信讀者中不少人已看過這部電影吧?我是指《星聲夢裏人》(Lalaland)。這部歌舞片已獲威尼斯影展、多倫多影展、廣播影評人協會等多項榮譽,至於金球獎和奧斯卡金像獎的提名,尤其後者,已是難得的紀錄。

也許有人不同意把《星》歸類爲歌舞片,我認爲這個爭論並不重要。重點在全片精髓正是戴米恩·查澤雷(Damien Chazelle)的自編自導,借舞形式完成令人一新耳目的組合。故事男女主角被安排爲爵士樂手與演員,說明他們的生活離不開音樂藝術的思維,是自然不過之事。

電影鏡頭調度與主題表述隱藏著文學元素,我個人就看出故事骨幹具備小說格局,尤其春夏秋冬四個組曲中的《冬》,五年後,女主角已爲人妻人母,料不到拖著夫婿,無意進入男主角的音樂俱樂部中,再一次相遇,導演巧妙地插入女方的一段甜蜜回憶,幻想如果身邊的丈夫是眼前正彈奏著的舊情人,又會不會同樣出現美滿的結局呢?最後,昔日攜手進入酒吧的鏡頭,把兩個時空拉在一起,堪稱一絕的交疊處理。

寫戀人重逢的情節,有點像《青春夢裏人》,但結尾沒有唏噓與無奈,女主角離開前回首,與舊戀人對望,不是淡淡的哀愁,而是結緣的喜悅。兩個藝術同行者的追夢,包括愛情與事業,在現實世界中的爭扎與苦惱,最後各奔前程.....這確是個平凡故事,但在編導的精心營造下,成爲雅俗共賞之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