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3日 星期三

【香港小說特輯Mode】




「香港文學」出版了三十三年了。33,好兆頭,三三不盡也。
一如既往,2018年第一期,全部篇幅刊載了一個特輯:「香港作家小說專號」。
今屆共二十位作家。
一年一度的「展示」,全因總編陶然先生多年來的堅持與努力的結果。
不妨坦白自爆,這一期我閱讀專號作品的數目,是過去之最的。有人在困局中寫作,給人的感覺是永遠躲在衣櫃內呼吸。有人喜歡窮追情節布局,更有人沉醉繡花筆法,把文字當作攝影機。有些寫得太短,同樣有些寫得過長。有些的功力,不如寫散文算了。又有人從出道以來,語言方面並未進步過。

我個人的看法,只有一位作家帶給我驚喜,就是謝曉虹的《響》。「正」成點?大家棒場買番本雜誌讀讀吧。
至於我自己的一篇,《記憶記憶黑天鵝》,都算寫得辛苦,改了又改,起初,稿在腹中的時間也很長。通常老編會給我們兩個月時間的。三個月前我已開始構思的了。成果如何,歡迎批評。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在戲台上點火





岑金倩這作品很快巳成暢銷書,將再版。這書勾起了我少年對粵劇產生興趣的回憶。原稿刋于明報[星期日生活]版。



在戲臺上點火──淺談《戲台前後七十年:粵劇班政李奇峰》/崑南《戲臺前後七十年:粵劇班政李奇峰》這本書 拿在手中,翻上幾頁,竟然產生親切、熟悉的感覺,實在有點意外。還以爲是沉悶的文本,傳記式的敘述,從來不是我的一杯茶。事實並非如此。一個很好的開頭, 「鑑潮叔弄璋之喜」這個引子,第一行:1935年香港,正 ...(請按以下的link)

在戲台上點火──淺談《戲台前後七十年:粵劇班政李奇峰》:

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重看中華作家系列:《天堂倒置腳下》

【兩個年頭的回憶 Mode】

重看《天堂倒置腳下》

請看片:天堂倒置腳下

自禎先生導演拍《天堂倒置腳下》(港臺的華人作家系列),轉眼兩個年頭過去了,拍攝的時間是一年,完成後,公開播映距今又一年。說起來,首播那晚,我看過一次,兩年來,就是這一次。今天,一年之後,剛剛纔再看第二次。

自己也料不到,看過,心頭湧現了許多層次不同的傷感。整部片,都是別人眼中的我。我的確需要再一次感謝參與這個製作的每一個人。第一個是伍導演,當時,我料不到他真的先把我的作品全看了。經過他的消化,他成功地透過他的鏡頭,恰當地呈現出我筆下文字中所創造的世界。所以,他的拍攝手法是十分「小說化」的。他把《地 的門》、《戲鯨的風流》、《天堂舞哉足下》的主題片斷前後穿插得天衣無縫,背景音樂與剪接方面,下了不少功夫,綜合構成了一個真實與虛擬的孿生情節,令人分不開,究竟那個我是作家本身或只不過是作家筆下的人物呢?

負責旁白的陳逸寧小姐的聲線情感到家、傳神,加強整個故事的可信性。我好著迷,小說中的女主角彷佛從畫面跳進我的懷裏。三位先生(陳國球、宋子江、朗天)的評述,每一句對於理解我的作品的確有很大的幫助。當然,觀眾絕對有自由表示不認同,這是不重要的。藝術從來是多元的。感謝他們,還要感謝負責攝影的成哥,在威尼斯與澳門的期間,工作無論如何幸勞,他都保持豪邁的笑聲,帶來興奮。


當我再看此片之後,我的感覺是這樣:崑南不是什麼,可能崑南不是崑南,崑南只活在他筆下小說之中。

2017年10月9日 星期一

「星海觀瀾」:花花公子海夫納老尚風流是壽徵?

【星海觀瀾Mode】




當年我是「花花公子」的長期讀者。
當年沒有互聯網,每月只能按時前往專售外國雜誌的店子購買。兔 女郎當然是重點之一,此雜誌不是推廣裸女照片這麼簡單,有關新文化的報導,實在不少。最令我神往是每期的「專訪」文章,還記得一期專訪馬龍白蘭度,記者七日七夜貼身進行觀察訪問 後纔完成的。看得津津有味。
我與「花花公子」始終有緣,當在香港出版 中文版時,我還有機會爲創刊號寫占星文章,談哈雷彗星對人類的影響。
「花花公子」創辦人海夫納,確是一個傳奇人物,在某一個程度上,曾地我偶像 之一。最近他的去世,難免勾起連串的記憶 。實在忍不住找來他的出生資料,看一下他星盤,可以告訴 我一些什麼。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講小會」飯局又來了。

【追憶 mode】





品亮說,「你近來很懶,在這個專頁好少寫東西。」
我承認,係。太忙了,英超西甲球季又開始,時間愈來愈少啊。而家我大部分時間,都是睇占星資料有關的書籍。
今晚,大家有聚會了,總算有機會寫一點。
這個聚會,是十多年前「講小會」成員的飯聚。
很難得的一次,這麼人齊。
「講小會」是當年大家組織起來的「寫作研討會」。
我們認爲書寫認真唔講得小,於是簡稱爲「講小會」,
也含有講小說之意。
下一次聚會也敲定,大約個半月後,前往其中一成員的新居,
house warming, 可能大家齊齊煮飯仔。聽說新居遠離市區,
風景優美。大家聽到心郁郁。

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鯨淵深處



【詩興MODE】

今年心雪的生日帶來詩興。
本來一揮而就,但因換手機,文件流失了,要重新寫過。結果,需時半個月後才完成。

天生愛鯨,寫過鯨的小説,也應寫番首鯨詩吧。
全詩刊於八月號的[香港文學]。







鯨淵深處


        


你輕輕推移
海洋之方角
閃向鯨淵

我到處奔跑
波浪齒輪陳列了

是波浪齒輪在奔跑
是我陳列了
當你隨意翻開一頁風雨

你說是三千年前
我說應是三千年後
之日升或日落
升在落的地方
落在升的居所
體與體之間
交談  疊疊兮
疊疊之無奈
到底   脣溫如水
善上如天

唉  何來語言
何來沒有
原來沒有
何來三千年
之探戈

記憶真快
快如一夜
碎月
無聲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魚尾泡飯

【煮魚mode】


昨晚吃剩了大半飯,弄什麼午餐呢?
冰箱有雞蛋,有魚尾。
最佳選擇當然是來一個魚尾泡飯了。
先將魚尾斬爲三份,灑上鹽後落鑊連薑片煎至七成熟,撈起魚,薑留下。不用洗鑊,馬上加一碗水,再加冷飯,這樣,剛才鑊氣仍在也,所謂鑊氣就是薑加魚味。要用生鐵鑊,否則談不上鑊氣。
待湯飯滾了,纔再把魚放下,再煮兩分鐘,魚味出來了。加蔥粒倒少許米酒,最後是胡椒粉。趁熱吃,無得頂。
不少人以爲煮魚加薑,是爲了去腥味,其實不止此,喜歡吃魚自然不怕腥味也。原來魚要配薑味纔達到鮮美的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