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8日 星期五

對於我,命運轉捩點的一天。

[歷史 Mode]




終於出土了,還以爲今後都看不到的了。
就是這張照片。五十多年前。
正確日期有待追查。
當年,還是念書的日子,我在「星島日報」的學生園地,經常投稿。獲得老編胡輝光先生厚愛,稿也經常刊出。
我全情投入,發起讀者旅行,一呼百應。
地點,我記得好像是蝴蝶谷。
這張照片,引證就在這次旅行,我結識了王無邪和葉維廉。
前排左一是王無邪,我站在他身後。後排第一個就是葉維廉。
有人拿著的小旗,上面便寫著「星島日報學生園地旅行團」。
沒有這次聚會,就沒有「詩朵」,沒有「現代文學美術協會」、也沒有「好望角」的誕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