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6日 星期二

滾滾潮流 順者昌 逆者亡?


書在燃燒

滾滾潮流  順者昌  逆者亡?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website”的图片搜索结果
時代變了。就是變了。

在網上,看到兩張比較的圖片,一是第二次大戰前,一是今 天的,內容
是站在街頭閱讀的市民,前者一排人手拿著的是報紙,但後者拿著的
已變成手機了。

在香港,投注站的人群何曾不是如此。從前大部份都手執馬經,今天
上了年紀的賭鬼,都已習慣靠手機看貼士與落注了。一切隨著時代巨輪
前進,雖可逆或不可逆,真相是:要淘汰的,時間問題吧了。

二十多年前遊日,地鐵所見,全是閱讀文字的乘客,不是報刊便是書籍,
連扶手柄上的廣告,都是與出版物有關。當時的感想是,日本誕生這
麼多偉大文學家,是理所當然的。也是當年,是我個人對文字的信念超標
的歲月。五、六年前的日本,閱讀人士少了,但地鐵車廂內看不到手機
的。但日前我身在大阪,雖然數目比不上香港,但不少年輕人一坐下,
便拿 出手機來了。閱讀大國如日本,都出現這個現象,其他地方可想而知,
潮流的確要把舊世界衝擊得滿地碎片了。

在奈良的一間小書店,我便發現不少日本名著,只售一百圓一本,不用
說,就算是大書店,人潮也大不如前了。你會發覺小說類別的,書的尺寸
一致,原因方便讀者便攜閱讀也。這正是出版商救亡方法之一。
以前就想過,日本的動漫如此流行,仍有這麼多人愛好文字,確是非凡,
到今天,公仔世界仗賴數碼技術,只會如虎添翼。

那天我站在心齋橋站口時,驚駭自己再不會爲閱讀不再而感到哀傷,
每一代的人,根本永遠走著一條不歸之路。明天文明變野蠻,點解
會咁?一個連上帝也避而不答的問題,人啊人,干卿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