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30日 星期五

網絡催生一個「文字游戲」時代

書在燃燒

網絡催生一個「文字游戲」時代

Image result for 網絡言情小說
面對網絡世界,實體書不斷受沖擊已成事實。無需要書店結業這個趨勢的反映,只要發現你身邊不少朋友追看網絡小說,就明白到,實體書命懸一線的說法,不是誇張了。

不過,網絡小說也有網絡小說的生態,近看臺灣武俠小說家溫瑞安的訪問,他指出:「......一個專業作家每天約寫8,000字,每天寫20,000字已是極限,但網絡作家因面對龐大的催稿壓力,令部分人每天需寫四萬字到網上連載,無可避免令作品走下坡、質素下降。  」于是,他認為,終有一天,像股市一樣,這個市場會陷于崩盤。

真係唔講唔知, 日寫四萬字?回想香港報界爬格子的光輝歲月,專欄寫手盟主三蘇每天要「爬」不到二萬字,已驚為「天人」了。恐怕網絡小說作家,不會是個體,而是出產自工廠方式,必然有人代筆吧?

溫作家還慨嘆,這樣的「趕貨」式環境,何來出現高質素的文學作品呢?從網絡小說找文學?不要說笑啦。不必要談這些。其實,在網絡世界,還有一種「文字游戲」產品,即是把文字變成游戲,例如,網上便有一種專給女性玩的「言情小說」,再加 懸疑推理手法,游戲方式進行,到某種情節的關卡,如想閱讀下去,是要付錢的。有些還文圖并茂,玩者還可選擇雲決定主人翁在故事中發展不同的結局。

我們有出版 「字花」的「水煮魚」制作公司,但在網上,我卻發現另一條水煮胖頭魚,寫了一篇「你才是言情小說家」,免費任睇。認真搞笑。當一個玩家對我說,「寫乜文學小說,餓死你!轉行在網上言情吧。」我第一次真是啼笑皆非。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