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詩人/攝影藝術家小克(張景熊)走了


詩人/攝影藝術家小克(張景熊)走了


右一:小克
前一些日子,有人提及小克,便心中想,如何纔可以約他會面呢?
最後的一次,面對面的交談,是十多年前了,當時,我剛寫好了「天堂舞哉足下」,馬上想起找他,我把原稿交給他,期望他看後,爲我寫序。我認爲,他是最适當的一個。怎料,再見他時,他婉拒了。我和他談了整個下午,都無法令他改變主意。他給我唯一的理由是:我的小說涉及范圍太廣闊,他力有不逮。他沒有答應我撰寫,成爲我生命中憾事之一。
之後,好幾次只在街上碰見他,其中兩次是在示威集會的行列,也只是匆匆握手,擁抱而別。總見到他的笑容,欲語還休。他爲人低調,不算愛說話,曾問過他爲何少寫詩,他也只是笑笑,然後是一個莫名的手勢。當時我的了解是他的時間放在攝影上面多了。

料不到,從臉書看到,他在上月中走了。昨天剛出殯。
詩韻爲他搞的詩會,我竟也錯過了。問自己,點解會咁?







詩韻事後的報導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