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6日 星期一

文學無答案 星座當工具





今天找開電腦,偶爾尋回一篇舊文,2011年7月間接受明報訪問,當時,我剛出版「2012:我在哪裏」。真好,現在可以在這裏重刊一次,與大家分享。
作家訪問﹕文學無答案 星座當工具 ——訪崑南2012 coverreaal

文章日期:2011年7月3日


「我係白羊、佢係人馬,我哋一定會好夾。」「千祈唔好揀天秤座男朋友,好花心架!」別以為講星座一定是婆媽嘢,一個城市、一個國家,原來同樣可以根據星座屬性,預測「運程」。
曾幾何時,占星學是埃及、希臘、中國等古代文明裏最頂尖的腦袋才搞得懂的大學問。這天下午,看着作家崑南一頭甚有古風的瀟洒長髮,指點着至潮白色ipad裏的星盤暢論國家時局,成件事超現實得來又有幾分孔明再世feel。
一九八九年初,當時已研究占星學十多年的崑南就在《經濟日報》和《成報》撰文,指出八九是轉捩之年,尤其國家領導人應提防五月間有動亂發生,要謹慎處理。因為他「夜觀天象」,預見五月時會有不尋常的「五星逆行」現象,冥王、天王、海王、土星以及水星都進入逆行狀態,直至六月五日後,水星才會開始回復正常。
結果,在水星逆行的最後一天,六月四日,大家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占星理論推想「我不是神媒」
是穿鑿附會還是真的孔明再世?「我不是神媒,只是從占星學的理論去推想,依據學理直說,我知道果個時間會發生一件大事,但也不能預言具體的結果。」
還想問他估計今年七一會有多少人上街,聽到這句就打住了。不過崑南對星像與中港政治的關係確實甚有研究,本月中他就推出第一本占星學著作《2012﹕我在哪裏?》。除了從天文學數據探討近日甚囂塵上的二○一二末世論之外,另一主題就是分析中央與香港特區政府的命盤,看看二○一二以後的香港人前景。
政府都有命盤?崑南說,占星學裏會以政權的成立日期計算,如特區政府是九七年七月一日成立,所以香港是巨蟹座,同一星座的有美國和法國,都是嚮往自由、追求民主的基地。
中共四九年十月一日立國,便屬於天秤座。「竟然是天秤?」以我粗淺的星座知識,天秤人是最講公平、最重法治和道理的啊!「那你就要看看他的命盤了。」崑南撥幾下ipad,「你看這裏,中共誕生時水星和海王星極為接近,水星代表思想、海王星是欺詐之王,走得這麼近就是大話精一名,而且仲利用天秤座的優點、作公義狀去騙人,搬弄思想概念呢!」
更巧的是,他把我們特首曾蔭權的命盤與中共放在一起比對,原來大家像極了,都是天秤座、而且水星和海王星靠在一起。想當年曾蔭權上台時,港人還以為這位前港英高官很公道呢!可惜沒有曾特首準確的出生時間,難以預見他下場如何。但香港這隻熱愛自由的巨蟹,被兩道蠱惑天秤壓着,「邊會有運行丫?」崑南說。
雖難以未卜先知,但對於香港七一後的局勢,他則認為影響會比○三年的七一更深遠。他分析,今年夏至(六月二十二日)的香港星圖構成「大十字凶象」——天頂的冥王星,與下面的水星對峙,左邊的天王星與土星對峙,張力巨大而嚴峻。代表在位與權威的冥王與土星,都受對冲的行星牽制,顯示市民與政府之間的惡劣關係已白熱化。
而如果合併看夏至星盤與香港的本命星盤,亦顯示流年的天王星(象徵反叛騷動)冲正香港的主星火星,互不相讓。流年羅睺與本命羅睺,同是二十三度而相刑,極有可能發生交通災難或警民衝突造成傷亡。
反叛騷動並非香港獨有之象。崑南說,占星學上有「歲差年」的概念,又稱為大年(The Great Year),以春分為始,行完黃道十二星座一周就是一個大年,約需要二萬五千八百年時間,不同占星學家的算法略有差別。以一個大年有二萬六千年計算,除以十二,每一個星座年代便約為二千年。而近年正是世界由雙魚座年代轉入水瓶座的交界。雙魚座的主星海王星,象徵宗教、藝術等比較神秘模糊的事情,而水瓶座的主星天王星,則是顛覆、革命、爭取自由的象徵。因此,近年阿拉伯世界、中國各地的動盪革命此起彼落,以後世界的趨勢亦會圍繞這主題發展,人民和政府的對峙將不能避免。
由於各占星學家對大年的算法有差別,準確來說哪年哪月開始世界踏入水瓶座年代,並無定論。崑南相信,二○一二這個流傳的「世界末日」年,正是下一個年代的開端。「可以說,過去二千多年的雙魚座年代,是神的年代;而水瓶座是人的年代。人在科技上取得極大進展,憑着人的智慧,將一一解決不少古老的問題。」
轉變的關口總會有陣痛。崑南從星象上看不到二○一二年會有世界末日迹象,什麼「行星撞地球、南北極磁場掉轉」等滅頂之災,他認為不會發生。「走進一個新階段之前,應該是一連串的變化,例如經濟系統崩潰、國家政治變天、氣候變化與天災,可能會加快進行和更密集,但不會令人類滅亡。因為一個階段的終結等於另一階段的開始。」
崑南五十年代開始文學創作、七十年代起研究占星學,是首個在本地報章雜誌中開設星座欄目的引進者,但原來他的文學與占星之路也有關連。「年輕時熱愛文學,相信藝術的力量可以改變世界,但原來不行。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對文學好失望,整整十年都沒有正式的執筆寫作。學起占星來,起初是個性和興趣使然,後來發現占星可以是一個工具,幫你去找答案。文學是沒有答案的。世上不合理、不公平、苦難點解會發生?從占星上可以看到一個解釋,我當它是學問咁做。」
星體對人影響 沒有科學證明
他認為占星讓人更了解自己的個性和天賦才能,幫助找出人生發展的方向,避免浪費時間做不擅長的事,可以說是「生命的鑰匙」。一如所有占星者,他相信星體的運行與人類行為之間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人是自然元素構成,星體也是元素」,大家都是宇宙的一部分,既然月亮可以影響潮汐、日蝕前後多有地震發生,為何星體對人不會有影響呢?只不過人類的科學發展還未能找到具體證明而已。
信不信由你。過去一百幾十年,人類社會的變化翻天覆地,各方面的發展、衝突、變革的程度遠超從前的二千多年,說我們即將踏入另一個時代的確「似曾曾」,是否因為水瓶座與天王星之故?我想占星大概是啟發我們用另一種方式去看世界。宇宙浩翰,人類文明走完其中一個星座年代便要二千多年,區區一個彈丸城市裏某天有幾十萬人上街的確只能算是一堆「沙沙石石」;但如果我們相信天人之間有着某種有機互動的話,同為宇宙元素的一分子,我們這堆沙石也必定發揮了一些雖然微小、但確切存在過的影響。
文 林茵
圖 余俊亮
編輯 曾祥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