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日 星期日

年終選書


書在燃燒

年終遷書推介資訊百花齊放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每年年終的日子,大家便會在網站發現不少選書名單,來自四方八面
。一些是個人的,一些是出版商的,更有一些是電子書銷售網,如亞瑪遜之類。所謂選書名單,就是向大眾介紹一年來最佳讀物。

讀物的類別也不少,先分兩大范圍,小說與非小說,單是小說方面,就計有言情、驚悚、科幻、偵探、兒童故事等,其他就是傳記、新聞報導、金融、哲學、心理,包括漫畫等等。不用說,全部都有實體書與電子書之分,或兩者兼備。此外,還有一大堆什麼年來最佳十大暢銷書書榜,各大新聞網站都不會放過的。

在英美等國家,實體書與電子書出版兩大工程,幾乎達成無縫結合,同時,銷售方面再不受傳統發行方式限制,不少愛書人士仍樂於購閱的。如果你具英語水平,仍愛閱讀,真的不愁沒有讀物可作參考。

不過,我認爲一個真真正正的愛好閱讀者,是不會受以上的推介而影響的,因爲平日都應經常留意書訊狀況,怎會到年終纔靠別人的指點纔去買書呢?事實上,那些推介大部分都是具宣傳成份,爲本身的利益而出發,與書本身的素質無關。不少本身是作家到此刻來玩這個遊戲,「演野」的心態居多,你若問我過去一年看過什麼書,我的答案是:新書幾乎沒有,因爲我重看不少經典,如加繆的、亨利米勒的、貝克特的、甚至有衝動想找回左拉小說的譯本。呀,還有納波哥夫,羅曼羅蘭,舊日世界的大師,已足夠輸溉了我整生的文學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