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

有關繁簡體



我和何福仁在「作家手稿展」上對談,是我們認識以來的第一次,談到繁簡字問題,我們心靈 相通:並不是刻意岐視簡體中文字,大家生氣的在他們的立場是要消滅繁體,正如推廣普通話之同時,禁止人們講廣東話,這是專制,無理的行爲,簡鰵共存共用,有什麼不 妥呢?還有,有關方面一定要正視一些簡體字,是百分百不適當的,就要馬上修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