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湿

「濕」原載於我的詩集「詩大調」第252頁。
這是「詩織話」一輯內其中一篇。這是陳年作品,大約
寫於1973年,那個時候,很受何其芳影響,寫了不
少散文詩。

今天看到這幅靚相,好容易便想起這篇「濕」來。
濕如淚,濕就是秋天,我的秋天。


 

 

掀起裙裾,外邊是晨曦,奶白的你,彷彿從天而降  昨夜的溫馨,一下子也透明起來,但你依然那麼愁,你說過  「我只需要快樂!」難道,我給你的快樂未能像前夜的雨水,漲滿了山,漲滿了樹,然後連天也濕得發毛起來嗎?

  我知道,只要我伸手,你已濕得像一個秋天,那年二月,我的腳踏在丹麥森林的泥土上,滿是黃葉,濕透的黃葉,厚得像風帆,踏在上面,聽到雨與露的交融,管理員說:「前夜下過雪花…..
  你已濕得像一個秋天,我伏在你的身上,你的呼吸是高原一片,草簌簌作晌,乳房是兩個月亮,發燙的月亮,你吻我,你的咀唇表示 --- 我要咬你如雪如天,我沉醉于濕潤之中,汨汨流動著,流出你的快樂,流出你的夢,以及流出你的與奮………同時,你又接納一切,不只接納一個山,還有我們構造過的河………我們全都濕了,我們叫得飛揚,仙子忙于拉一夜的星斗來蓋滿我們。

  那麼在窗前,你那濕透的愁又是什麼?怕愛我還未夠濕得像秋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