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

「扑街萌」一到,文字真的「扑街」了

書在燃燒

「扑街萌」一到,文字真的「扑街」了


“pokemon”的图片搜索结果(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Pokemon Go 來了。
一個手機游戲霸氣十足,君臨天下,當然包括香港。
城市風景馬上改變過來。空曠的地方聚集了人群。不少宣傳片拍攝玩家,如何義無反顧,一邊低頭篤,一邊勇往直前,例如,女的撞入男廁而不察,男的最後還是墮進水池裏。如此「扑街 」式情景,馬上給我靈感,把Pokemon 音/意譯為「扑街萌」,自問是最貼切不過。


影像加簡單的思維主導一切。對不起,恕我要說,原來大部分現代男女就是如此行使簡單思維而存活著。對于一個大半生書寫創作的人士(至少包括我),目睹這個瘋狂現象,心裏委實是非常難堪的。


剛巧是書展最後的一天,有人拍下一名男子滿臉傻笑的得意狀的同時,雙手棒著六十本書,是他花了一百元在限定的時間內攫回來的。不期然聯想另一個場景,卻同一個滿臉傻笑的得意狀,不過,此人卻玩緊「扑街萌」。當今之世,書與閱讀已淪落到難以想像的地步,「扑街萌」一到,文字世界看來要真真正正「扑街」了。


過去有人為不愛閱讀的人找借口,說現代人的生活太匆忙了,沒有時間啊。沒有時間?此刻家家戶戶,傾巢而出,塞滿大半個公園,說他們沒有時間閱讀,怎說得過去呢?

殘酷的事實就是文字已失去了魅力。文字只變成影像的附屬品。稍長的一篇文章肯讀下去的愈來愈少,更遑論成本書了。我已頓悟了,我并不悲嘆,可不是嗎?過去的世紀,文字被捧上天,各式各樣大師到處可見,可是,眼前證明,根本看不到成效,世道人心日趨沉淪。簡簡單單一個電子游戲能夠在短時間內召喚人們眾志成城,請告訴我,有那一本書可以做到這一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