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9日 星期六

Raymond Chow:對人生與命運的體驗

【小小交流訪問Mode】

Raymond Chow
年紀大了,真係變得咁差?
Raymond說之前與我吃幾次飯,之不過後來自動消失了。是2001年之事,但,我竟然一點印象也沒有。經他說起,真不好意思。
反問自己,點解會想訪問他呢?
顯然在記憶某處,他是存在過的。
這是到目前為止,最長的一次訪問,訪問過程共兩天。談術數的內容也不少,請大家有心理準備。是一個人對人生與命運的思考與體驗,十分值得大家細讀的。



你對術數似乎很有心得,如何開始的呢?

 
説來話長!
我讀大學時,在一家電影書店工作。
有位大客,一買可以買成幾千及過萬的書,影蝶的。
後來熟了,他原來甚麼書也看,也懂紫微斗數。
我叫他T老師。

他還是在人間?

在!T老師也十分戲劇化,廖偉棠,以及全港書店,可說都識此君。但其實,他也沒真正教我甚麼,我拿他留下書單,逐本看。後來感情失意,他才和盤托出命盤的顯示。

你特別提廖偉棠,代表什麼意思?是你或他情感失意?

我感情失意,當時嬲嬲地,帶點質問語氣,問他:早知你又唔講?於是,我的起心肝研讀。T老師好交文藝中人,當時,廖期時在東岸工作,T老師是書痴,自然雙方認識了。

提起東岸書店,很久遠的日子了。。。

對!
後來,T老師千算萬算,也避不過一劫,生活潦倒,他家族,是有新華社背景,但他自己卻反共。
香港今天的亂局,在十幾年前,他已預言過,非關術數,而是他對中共的了解。之後,他書緣未了,獲得幾冊善本,他說是其中一本是鐵板神數,當時,我並不同意。
2001年起,我在網上,還是icq和msn年代,替人和朋友免費占算,獲得經驗之後一自己看八字書籍。

你對卦理也有研究似的。

四年前,遇上蔣匡文老師,他是王亭之首徒。
我卦理是亂來的,逐點逐點看、

問題在,是什麼驅使你去探討陰陽之理?

根本算不出來,但卦是玩索,有時出奇地與現況吻合。
這問題,若不是出自你,或任何一位質疑術數的人,我會說那是統計,是為了趨避!唐老師教我的,知命,是為了順命,也為逆命,看如何去避重就輕!蔣老師説得更實際,就是為了生活順一點!
我是唸中文出身,傳統文人情結,一兩門術數,是要通的
八字,我火重身旺,全無術數因緣。但紫微,我有天巫在命
。有位斗數家,為我算過,斗辰星在福德宮,天生就迷戀一切new age類的事物。
我2004年,感應力因冥想變強,極為敏感。
當年,算家父不濟,一年已過,無事,以為無嘢,但我自己算到2006年自己有一劫,所以,也跟另一半說別去旅行,原來,父親2006年末期肝癌。如果我夠功力,或者可以令爸爸防患未然。

到了今天,對人生,你究竟有沒有信仰?

我是天主教徒,因為父親才去領洗。
 
即是你信天主,而不是東方術數?

沒有衝突的。
術數,是工具,處理現世問題;信仰,處理心靈問題
有接合處,功能不同。
我趕往醫院,家父已氣絕,其時我仍未入教。
只懂為佢老人家禱告,神父得我同意,為其施洗。
之後,我和太太外母一起唸經,心跳回復,直至我們唸完為止。父親離世前三天,我感應到他身上aura異常明亮,七彩虹光,不是癌症病人會有的光。心跳機重響,和有脈動,唸完經就停止了。
能量,命運,信仰,不同體系,但同時在運作著。
如果不懂術數,我不會留下來照顧家父。
這也大概是天主安排,我不信天主會介意人家去看看他為我們準備的人生天氣圖。當然,如果以為一切全在星系的掌握,那是違反信仰原意了!

其實你念書時的志願是什麼?

詩人,作家,學者hahaha

今天的你,又處於什麼位置?

也斯是我的模範呀!
但顯然,命運要我走另一方向。
我已在商界數年,搵食而已,好低層次
你問我這問題,也正是我最近在想。

你的健康似經常有問題,與命數有關?

對!所以十年前買重保險我不會太長命。


是了,你仍未解釋當年為何自我消失。

當年大洗,等錢洗,賣了爸爸25歳送我的5兩金,大部份買保險。貪狼化忌及祿存在大運疾厄。當年見到連續幾年兄弟交友宮不太好,無謂傷感情,用暫別化應。
同事果兩年,欺侮得我緊要!

可以說,你對紫微相當迷信。

你說我是應數了,還是避過了?
知命,順命,逆命,避重就輕。紫微脫變自西洋占星。
這個,何丙郁有考據,我對比過道藏及坊間紫微版本,是與西洋占星有軌跡可尋。再問我何解迷術數,因為我覺得像解詩。
星系按語法排列,符徵是喻體。符指就是人生

這三個月來經歷了肥皂劇砌了成年,大台也砌不出的劇情!

當中最愜意順心,蒙師虛師父不棄,以極淺資齡,超鈍資質,仍有緣入門。

占星與紫微的異同這個題材,相當有趣。
按語法排列?查否說得詳細些?

十二宮位,三方四正對應三合六合。
紫微斗數,有不同星,有自己本義。
但進到個別宮位,本義會被narrowed down。
如左輔右弼,貴人星,原本好的代表機遇。
進到夫妻宮,就成了多角關係。又如,武曲原為武將,亦為求財之星,加埋文昌,可能係導責財務文件。再配三方四正,相應宮位的星互相影響,像構詞法一樣。
蔣老師也在研天星,中國七政四餘,用以測地運,所有大型天災人禍,都有星可尋。
他超越亭老,在於了解到古人把天星知識,翻譯為風水符號,所以,要有基本天文知識,才可以進一步硏風水術數,我想再研古三式,太乙、六𡈼、奇門,所為者,自渡渡他。
 

你也愛收藏天然石,有故事嗎?你說你不大長命,那麼,在有生之年,會做那些還心願的事情呢? 

你的問題好核心,我要深思後才回答你。(果然,過了一天,他才回覆。) 
1) 收藏晶石的故事, 大概我仍在大學時, 仍然相信基督教本身, 但至今仍然是較傾向於類近衛斯理小說”頭髮”的那種概念, 不過, 那時是絕對抗拒教會, 尤其我接觸了多幾家所謂正統的Protestant宗派, 那種基要主義的反智, 作為有正常智力及邏輯思辨, 很難不抗拒。

其時, 我也吸收了不少new age的玩意——水晶治療、香薰、冥想……因緣際會, 我當時也沒有歸佛的意思, 大概是出於好奇和那種對神通的追求(絕對的偏離宗教要旨), 接觸到好些藏密的資訊和書籍, 還幾乎與某個現在已被確認為神棍的大師相見, 很奇妙地每次均遇不上, 那段期間有很多古靈精怪的體驗,很感恩, 幸運地, 我都逃過了厄難! 那是別話。對new age的接觸, 我也是從很膚淺的層面去入手, 去到好後期, 甚至是我領洗慕道期, 我才真正觸及幾位心靈大師的思想層面, 去反思我自己的信仰!
公平點去看待new age, 那實在很大程度是心靈商品化, 我不想說成一場絕對的騙局, 但究竟甚麼事物可歸納為new age的範疇? 其實但凡高求human well being既嘢都可以, 呢樣嘢亙古以來就存在住, 也是推動物質與精神文明的動力! 原本宗教教條式, 或者千篇一律無關宏旨既答案, 例如: “你所受既苦, 一定有意思既!只係你呢家唔明!”, “聖經話人應當一無掛慮, 時常歡樂, 你咁多野唔開心, 可能係你個人同信仰生活有問題”……你試下一家七口, 月入七千, 求助無援, 另一半仲要絕症, 你快樂俾我睇! 然後叫佢地一家祈禱當飯食! 無論是求麵包和牛油, 都是廢話! 無助於人解決生活上的無奈和迷惘。反而, new age中占星/術數, 風水、自然療法等等, 好像令人對生活有種把握! 一種反叛命運與宿命的方法! 當然, 很多也只是幻覺, 但好像多多少少, 還是有點幫助。我也是基於這種心態, 去接觸水晶。
很多人,以為帶甚麼石可以幫助那一方面,如黃晶發財,綠幽旺事業,某些情況是存在的,但當中還有很多因素。我這十年來,收集了近廿多塊全天然黃晶,有手鏈有晶柱有原石,未見我發財,說是對應胃痛,我六七年前,食道胃及十二指腸發炎,近年才稍好轉(當然,沉迷其中者,又會說是排毒反應云云),但腸胃問題仍然存在。
膚淺歸膚淺, 但我想我比最淺薄的層次, 還是多了一點——我曾幾迷信水晶的奇效,但當其失效時,我也沒有完全的否定和排斥,因為當中有很多其他的體會!坊間或市場上那種對晶石能量的沉迷,其實也走偏了,如果人的心態、生活出現了毛病,您再帶更多水晶,也於事無補!水晶能量,要有物主自身(如透過冥想)等方式,才得以啟動。我雖然無發達,事業上也不是那麼一帆風順,但這些年來,我不會神化水晶的效用,但仍然相信那是造化中一種神奇物品,助我們人類去開發自身的潛能。冥想加水晶,把我的感應力擴大,雖然我未達甚麼境界,但令我有種不能自控的敏感力,可以感受到旁人的能量, 有時是視覺上aura, 有時是觸覺上的。我未知如何好好控制這種給開發出來的感應, 也未知如何可以幫助到他人, 但就任其存在吧!
另, 大概2011年, 我時常在街上, 能夠看到鬧市中, 有大批大批的人, 在頂輪以上的第八脈輪——首先,在能量療法中,對於第七脈輪之外的脈輪,莫衷一是,但更高的脈輪,當然是與人屬靈層面的開發有關。回看當今社會和世代,是否真的那麼多人已然覺醒?我也是個常自我懷疑的人,那是否我的錯覺?之後幾年,香港一波又一波,一次又一次的社會運動,我相信我的感應,可能與這種對於社會道德的覺醒有關。


2) 關於人生問題, 這也是我現在面對中年危機時, 一直在反思自問!
我不知對於長短壽的定義, 基本上, 我的術數觀是反宿命的——在一家範疇內,仍然可以改變,像中國佛教的”了凡四訓"說是個好例子。
家父未及65而過世, 我感覺到自己身體很多毛病, 都遺傳自他的, 去年開始, 我改變了飲食(我原本是超級嗜食的, 且要求極其麻煩)和生活習慣, 希望可以扭轉這宿命, 就當我只有20多年的毛病, 起碼餘下日子, 我的健康和生活質素, 也能提升,也沒為家人添多麻煩和徒增憂心,甚至可以為家人和旁人多做一點甚麼。畢竟,要有最基本的健康,才可追求更高層次的理想!
我少年時候,就選定唸文科,到我出來工作,才發現這條路並不易走,身體健康和現實種種種考慮的限制,可說是逼於轉行。我肯定精神生活的追求(且是必然的),但我們都是凡人,也只可以在物質現實基礎上去展開。投入商界,本來也不是問題,很多時候,比起在學界工作,上司會跟你說教育和學術熱誠,然後更加剝削你,不同工不同酬,做更多回報更少,商界更加在商言商,講求原則,若每一範疇是講究專業,又尊重專業,我想大部分打工仔會活得更快樂,但又有更多時候,一切只是跟老闆喜惡,而偏偏有權力的都不太尊重專業,甚至不了解何謂專業。最近睇到一句幾過癮的quote: “The problem with the world is that the intelligent people are full of doubts, while the stupid ones are full of confidence.”
這幾年, 近乎斷絕了跟文學和藝術的接觸, 收入是高了, 沒有滿足與快樂, 但其實更重要的,是如果工作方面, 自己參與其中的事情, 能夠把一切元素和程序, 能根據appropriateness把一切重組, 而不是跟隨著那通常都是錯的指引去做, 可能也不會有這種悶氣!
餘下日子, 我想做的事情, 也只是很平凡的願望, 有份安穩而能發揮所長的工作。這樣, 我才有更多的資源, 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包括我近來入門武當三丰派所習的太極, 希望可以盡快完成其他的內外功法。也可以好好的陪陪母親和家人。除了工作,生活上種種瑣碎的事,其實也很夠煩人,還要久不久因為大大小小毛病進出診所醫院,煩到我想死,我也明白怎麼有人會因病厭世!我去年十二月入院三天,一個小手術,看到還要母親和外母大人為我勞心探病,其實十分不忍!
對於我的內在, 我想把自小那種長期分裂的個性, 好好的重新整合,所謂中庸,是tune至nil, 不是時負時正, 該負時負, 該正時正——我是個愛熱鬧, 但更偏向個人孤寂的; 我跟人相處, 可以很有包容和耐性, 但也可能只是偽裝, 到了某個點也會爆發, 且個人時是會很火燥和爆發, 可很多時是一種盲動。
我只是凡人, 有凡人的欲望, 但我也有靈性上(其實所有人也有這種精神上的原欲)的追求, 作為一名天主教徒, 我希望自己可以利用好自己的欲求, 而不是被欲望所主導, 這實在是一門大功課。
人只要生存, 就會有欲望, 紫微斗數中, 四化星系是極其重要的概念, 不用把它們想得太高層面——化祿,是物質基本欲望;化權,是自我主導和實踐的欲求;化科,是壞的是好面子的欲望,但也代表著榮辱感;化忌,是錯折,但也是一種平行的力量,反思機會,修正的契機——無論我向人推廣晶石、自然療法、太極或者以紫微為人斷命,也希望能夠分享這個訊息!
走到人生中段,剩下日子不多,而靈修/進化的路,卻還這麼長!

Raymond, 你如此認真回答我的問題,實在令人感動。一個萬分圓滿的訪問。謝謝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