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0日 星期三

劉天賜: 閱讀之真相

 賜官說得真對,是的,其實,現今人們的閱讀習慣,沒有減少少過,若是,只是涉及傳統的印刷文字書刊之類吧了。
現在,人人在網上看訊息,找資料,都是閱讀的一種啊。
 
 
 
劉天賜
9分鐘 · 
閱讀
近日有記者詢問:『是否閱讀風氣日漸低落?影響了售書的市場?』我首先反問,何謂『閱讀』?如果他明確指出,閱讀印刷文字的書籍、刊物,則這問題該按市場的近年統計數字答覆,真是下降了。如果『閱讀』不止描述印刷文字的東西,則不能以『日漸低落』形容之。
閱讀圖像(如漫畫、圖像書籍,電子圖像等等)都是近年世界流行的閱讀對象。甚至閱讀(或觀看)影像video,無論以電子或膠片film為媒介,也是『閱讀』呀。計算以電子媒介為載體.的文字,亦算『文字閱讀』哩!
如此,末經有效的統計,從日常觀察中,不難發覺,閱讀風氣不是低落了,可能提高了。只不過非傳統的閱讀印刷文字而已。
電子媒介進入人類文明進程比較快的社會,這是不能避免,也不能抗拒的事實。以紙質物體印上文字的書籍,成本日增,攜帶並不比電子儀器方便,無論何時何刻都可以閱讀。漸漸被取代吧。只有一班仍留戀慢慢翻書頁,或喜歡嗅紙上『香氣』的『古老頑固者』,死搶抱著不放了。這樣子,閱讀文字究竟有啥趣味?
趣味乃在於『神遊文字之中,得其作者的心思』也。『神遊』兩字非常玄,末曾『神遊』過,不能言喻。大概是閱者從作者文字組合中,產生了思想,可能正是作者下筆時的思想,也可能是他文字中,啟發了閱者的思想。總之,閱讀中令人『忘形』,並且進入另一人(甚至是中外古人)的思想領域之中。這種『忘形』、『自我消失於宇宙之之中』的感受,便是閱讀之樂了。
然則,電子媒介上,便不能『神遊』嗎?原理上說不通的。可是,閱讀者的習慣真如此。猜想:電子熒幕有很快速的閃動線條,做成眼睛易於疲倦,一如看久了熒幕,眼球疲勞一樣。其次,翻書的速度(可以調節),可是,並沒有翻紙質的感受。這種手指翻書頁的快感,來源於『感受成功完成了一頁』。每當讀完一本書,無論多厚多薄,心中享有『成功感』,完成了一種使命。按下書本時,有征服及勝利感受,這種質感,也是電子媒介不能給與的。
愛好印刷書籍的同好,如有空間,必想『獨坐書城』,被書圍在中間,陷入書海懷抱之中。特別有安全感、光榮感、權威感。印刷書籍,中外古今傳銳有『魔力』,有『正氣』,尤其聖人之言,或宗教經典,百毒不侵,逢凶化吉。這種感受,可以說是文化生成的,今天,具有很多台電子儲藏的CD,DVD,blue ray或其他儲藏載体,皆不似一排排滿是書籍的書架架勢。更沒有印刷書籍排列出來的優雅和風度了。
可能一切都是生活習慣,遲一兩百年,印刷媒介的資訊載體,被其他載體完全取代了,只有在博物館才可見到。閱讀的定義,便更廣泛,我們今天不能想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