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

與詩人醫生談生死


【小小交流訪問mode】



律銘的詩集:所望之事
這一個小小訪問,與以前的有點不大同。
過去,都是主動及刻意進行訪問,但這次,
因一個問題而交談,交換一下不同的觀點,
後來,發覺內容十分有趣,就不如放在這裏,
讓大家共同分享一下。
主題是有關生命和死亡。
我認識律銘是許多年之事,當時,他還
未是醫生,一名學寫詩不久的年青人,但今天,
他已是在醫院服務的醫生,而且,是已出詩
集的詩人了。

由于黃金戰士的沙加,扯談到生與死的問題。
我看完他的文章後,表示了意見,說他
的宗教觀不是我杯茶。



就這樣,我們的對答開始了。

XX=崑南
YY=律銘

XX: 你是教徒,就永遠是教徒。

YY:  不一定的,有教徒是離教的。

XX:  但你會離教嗎?

YY:  我先是人,著重人性,之後才是教徒。暫時沒有離教的傾向。很多朋友覺得我是激進者 zealot。我反而認為,如果是真使徒,我的熱情也太冷靜了。

XX:  沒問題,只是我對基督教的偏見。人有不同的信仰,這與藝術多元化一樣,理應如此。

YY:  中學時聽過一個比喻: 有一群人身患絕症,世界上得一個醫生識醫。如果你認識那醫生,你會堅持推介那醫生給那群病人認識嗎?
以前覺得這個比喻很好。現在,我的病房有很多用不同 alternative medicine 的人,和接受傳統西醫的人,最後都是死亡。反而,我著重的是他們在過程中是否快樂。

XX; 是的,死亡是不能避免,根本,一出生就是等死,重點是,你是否不枉此生吧?

YY:  等死,是我病房中的禁忌。因為所有的病人都明白他們在等。有些醫生偏偏要他們找 meaning of life。

XX:  唉,生命本身沒有意義的。但,沒有意義就是意義啊。

YY:  這是一個很大的課題。我的 special interest 是死亡。死亡有意義嗎?死亡是結束還是開始?

XX:是的,是個大課題,不能三言兩語講得完。
簡單點說,生沒有意義,可能,生的唯一意義就是為了未來的死亡。

YY:  有學說是關於 life instinct,是人的內在是想辦法繼續生存。
但有另一學說是關於 death instinct。
我的病人都太接近死亡。為了方便解釋。我通常將生和死分開。

XX:  生和死,不是從來就分開的嗎?

YY:  其實生死是很難分割。
我只是希望人不只專注於難以捉摸的事件
其實生死是很難分割。可否說得詳細些?
可能是手術進行時的過程,會有這樣的想法:
出生-> 老 / 病/ 意外 -> 死
一般人都是這樣。死亡彷彿是生命的終結。因此有生必有死。這是以死為終結的理解方式。也是比較消極。有趣的是,視死為結束,對不同人有不同感受。若身在痛苦中,死是解脫。若與家人親友關係密切,死是分離.

XX:  解脫或分離,始終都是終結,名詞不同吧了。而所謂終結,是指終結生命,死後有另一個開始的話,已是另一種,不會是原來的生命。

YY:  我覺得,這方面,有兩層意義。
個人層面,有人喜歡是延續,有人寧願是終結。
學術層面,很多宗教都傾向是延續。如佛家中的輪迴。基督教的審判。
個人觀察: 人死如燈滅的人通常死得比較悲哀

XX:  奇了,我就覺得人死如燈滅也不錯。
延續?算啦,做人不是那麼快樂自在。

YY:  因此。因人而異。我最喜歡問: 你有甚麼牽掛?
答案是千奇百趣的。
有人掛住啲: 錢。老婆。鸚鵡。書。另一個死去的人。兄弟個老婆。花。爸爸。媽媽。無。
有牽掛的人都唔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