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3日 星期三

名字是一個位置

今日的嘉賓是Ricky, 他看過了「跟矛盾旅行」,有感而發。
我也有相近的想法。
生逢亂世的今天,真正的英雄反無用武之地,於是,眼前的盡是狗熊,愈垃圾愈當道







「人人都怕死,
我怕死,
你怕死,
但不知道甚麼時間,
我們站在那個位置上,
就沒有選擇,
誰知道?」
上兩個星期我寫箭士柳白猿時,
一開頭就寫:
「柳白猿不是一個名字,
而是一個位置。」
所有人站了上去,
就會成為一個特定遭遇的一個人。
是英雄是流寇,
都可以如此成就。
從來不是英雄造就時勢,
永遠都是時勢成就英雄。
「根本,
沒有人準備好。」
長毛再喝下面前的酒。
早幾天我也和CEO爭拗過這問題:
「即使多大理想,
這個時代就是欠了肯犧牲的人。」
CEO一時語塞,
可能她也一下子想不出香港有這個人。
反而,
想不到長毛會坦白:
「他們說長毛老了,
Out了………」
夜未央,
曾主席輕沾杯酒:
「太沉重了,
轉個話題吧……………」
或者因為這樣,
我們才需要一間叫夜吾夜的酒吧,
需要一個離現實遠些,
一個關於
吸血殭屍的故事。
那裡面被吸血殭屍咬過的人,
都會誓死效忠,
像智取威虎山的的楊子榮,
站在那個位置上,
人就自動上身,
成為眾人心目中的英雄,
日後被人千呼百頌,
他當時有沒有準備好,
看起來有,
但真相是甚麼?
只有他知道。
而,
我們僅知道,
楊子榮在勇擒座山雕的後一年,
在一場打土匪的普通鎗戰中,
因天氣太冷鎗的板手卡住了,被對方一鎗了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