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8日 星期五

天生我材

星海觀瀾之24



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深層意義


(原刊於明報世紀版-8、4、2016)


人類與其他地球上生物不同,最大的差異就是能夠發明文字,借此交流,纍積記憶,留下思想文化的記錄。中國古代神話,倉頡造字,被形容爲天地動容,鬼神同哭。從聖經,我們就讀到巴別塔的故事,上帝根本不想人類統一文字,於是安排不同的語言之誕生,來自不同區域的人類,用自己的語言文字各自溝通就是了。


說起來,對於語言文字的接觸,是因人而異的。上帝萬能,上帝造人的話,就應該知道的事實,不同的人,不同的基因配搭,自然出現不同的反應與成長。從現實的觀察與體驗,對文字的喜惡或因緣,的確是因個別的取向有所分別。我認識一位朋友,自小便愛拿著一本書作伴,讀小學時,便搞同學刊物,那個年代,用鋼筆臘紙,便可以自寫自編自印。之後,中學的階段,也看了不少書。大學了,我期待他創作更上一層樓,可是,不如所料,畢業後他選擇打政府工,之後,再看不到他繼續寫詩或小說了。


曾經親耳聽到,一個女學生說,一入書局便頭痛了,壓惡之情可見。另一位朋友,平日真的很喜歡看書,不同種類的書,但,她沒有做作家的野心,閒來寫一些,只是自娛吧了。做一位有成就的作家或其他藝術家,這條路上,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的,因爲有好複雜的客觀因素。


在星盤上,代表思想,文字的是水星(所謂文曲文昌),水星與日、月會合的人,大多數都愛閱讀,自少不會對文字產生抗拒之心。但如何在文字世界中,出人頭地,就不能靠看水星的位置這麼簡單了。


一篇出色的文學作品,除了文字基礎穩固(水星)之外,是需要想像力(海王星)、技巧(土星)以及人生視野(木星、天王星)的配合。即是說,水星,太陽、月亮與上述四星,要適當地交融,纔能夠建構出一個格局,這纔是重要的。


最後,決定性還不是這些,而是機會,所謂時間,所謂運氣,一個優秀作品,能否當下被世人接受,就不能只看個人本命的結構,還要看流年所帶來的微妙機遇了。




我一直相信,也得到不少驗證,藝術氣質,天生是必然的。所以,是不可以「督教」或甚至「引導」出來的。天才就是天才,手指有長短,山有高低,海分深淺,在人群中,智愚定位,就是很自然的一回事。不過,愚者有愚福,天才可能苦難多多,或,這一項目是愚,另一個項目是智,也大有可能也。原來萬物各有天地,寫不成好詩,沒有什麼大不了,正如有錢佬無你份,難道要了卻殘生乎?


所謂看透世情,就是指,各守崗位,認識本份,然後做好本分,可不可以向命運挑戰呢?可以,當然可以,在神話傳說中,抵抗命運的英雄罄竹難書。但,必須記住,先自問有這份堅持的能力嗎?能夠懂得自問,就是認識本份的第一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