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8日 星期四

馬瓊珠的繪畫哲思

【訪問交流Mode】如果你對於香港新一代畫壇有所涉獵,可以說,是沒有可能不認識這個名字:馬瓊珠,Ivy Ma. 前年2013年,她奪得最佳青年美術大獎。於2002年獲取英國利茲大學視覺藝術碩士學位,主修女性主義理論與實踐。她的作品曾入選香港藝術雙年展 (2005) 並獲香港文化博物館收藏。馬瓊珠曾獲亞洲文化協會獎學金 (2007) ,近年還參與藝遊鄰里5的巡迴個人展覽計劃 (2011)。這只是部分的資歷。



Ivy 與她可愛的千金

在創作上,她曽致力許多層面的嘗試,不單是裝置,還有攝影,素描,繪畫,最重要的是,在作品的背後,她建立了個人獨特的哲思。對於我個人來說,也許她不知道的,我偏愛她在部落格隨寫的 poem and sketch, 尤其是後者有關身體的的一駔素描,每一幅都具有極度性感的層次。

不妨引用以下其中她的一個展覽「數字靜止」的評論短文,幫助大家了解一下Ivy 作品。(其實,只要大家google 一下她的大名,有關的資料無處不在。例如

從她的 blog:http://www.perhapsolitude.blogspot.com

大家可以找到她更多的文字及作品的豐富資料。

作 品「Walking Towards」為此組系列定立創作取向。被原子彈毀滅的海港中,一組細微像素示意着一個渡橋人,也同時支配了整個畫面的構圖。影像源於廣島和平紀念資料 館;藝術家把圖像內裡的部份空間刮除,再以顏料覆蓋在上面。馬氏憑敏銳的直覺去剪裁和變換圖像並與其本質進行緊密對話;在過程中歷史在紙上有如被一層一層 的移除。另一標題作品「數字靜止」是一組所謂自然界完美的編碼 - 費氏數列的號碼牌。沙膠磨滅的痕蹟和一層渺小的墨點為畫面營造出深淺效果,而一些線索例如鈕扣和衣領則提示着觀者這些原來是懸掛在胸前的編號牌。新一系列 作品以「現在」刺穿「過去」也同時顯露出對未來的憧憬和渴求。馬瓊珠深刻地提出「追憶」是一個消除虛空的無休止練習。也許,這些練習最終可以帶領我們找到 真正的解放。 



 **藝術固然對於你是生命重要的一環,但這條路,你選擇如何走下去呢?應該說得清楚一點,如何用你的方式走下去?

做藝術是奇怪的事情,特别是在時間空間的概念上。我其實更多的時候,沒有看見一條路,也不知自己在行,在前進,在後退,可能在打轉,可能沒有動之類。但這又算不上迷失。


**家庭生活與藝術生活不同的地方,在你的眼內,體驗上,究竟在那裏呢?


到後來,我發現“家庭”作為一種概念,於我而言,是不可能不合適也被自己排斥的。所以,我只會過著與最親近的人一起生活(而就實質條件上)可行的模式。當中,愛和尊重,每每在一點點的積存。而藝術,就像思想的慨念的永久伴侶(或情人),没有生活可言。



**你是看過世界的藝術工作者,在香港時下環境創作,還是在別處創作會好一些?


我有幾次出國的經驗。但所知的世界的人和事,實在很少。當下,我常覺得我的知識和智力,原來遠不夠用。所以,問題不在出外或在香港。
而以往,我想我是在往外走的期間,刺激著自己内在的感性部份。但到了要安心安穩地創作具體的起來,還是得回到自己成長熟知的地方。不過,我知道這情況正在逆反當中。



**有人說,對於一個藝術家,孤獨就是passion,你的看法又如何 ?


孤獨。。。我想不起甚麼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