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1日 星期四

不清的排浪

今晚的嘉賓是重量級人馬:身在異地的不清。
真名是李清華。百份之二百是詩人。
他的詩集快將出版了,很特別的名字:《卌二排浪》。
「卌二」代表什麼?42,詩人告訴我,他原本預計
這本創作,要到42歲時才有機會出版,料不到,提早了一年。
但,事實上,42是一個神秘數字。
話說唔記得我與他幾時認識的,卻在一年他在我主辦
的「香港本土文學大笪地」網站的現代詩比賽獲得冠軍,
他回港拿獎,我們見面了。之後,我們又兩地相隔。幸
有臉書,時間和亂離的長短是不成問題的。
而這次貼出來的一首(其中有些字句經常作者本人修飾),
也是當年在「大笪地」網站刊過的,那些歲月,很熱鬧,
引來不少詩友的討論。
今天讀來,情懷豐富得多。很明顯,詩的最後四句,
是因年前雨傘運動事件的觸動而寫的。收結得恰 到
好處。「把死亡降於秋天」這句,我就念了好幾遍。
多謝不清的賜詩,預祝他的《卌二排浪》,在
現代詩壇做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排浪。




只不過是異國人民遊歷過後所購買的明信片


沙上的腳印是我的而你的
早已典當給海浪
我們曾經在貝殼中醞釀愛
一同扯下天空的綿被取暖
你揉搓如星的毛球
靜電點燃指尖
「好痛!好痛!好痛!」
相信我
相信背後那座都市的夜景只不過是異國人民遊歷過後
     所購買的明信片
而其實我們絕對不屬於那裡

而你曾經嚮往騎著蛇行般的列車
剖開濕潤的沙泥
然後不停灌水、堆疊、拍打
住進無窗可開的沙堡與大宅
來自外太空的Little Blue Men侵犯的時候
你推開那對喘氣的門
跑到護城的橋頭
以西部牛仔那股低沉的聲線喊著:
「P=A=S=S」
之後,那些人繼續順序叫牌
直到你的紅心因為鬥不過幾枚血
     紅的鑽石而放棄了一盤無王的橋牌困局

房間太亂而你已找不到打掃的公因數
你關掉叢林的螢火蟲
Banksy就站在我們的帳幕外為你噴上一對明亮的假眼
「你在那裡? 你在那裡?」
我們摸黑前行
為到達目的地而作出必然的妥協
風吹翻了,狼叫和鳩鳴
蕪雜的野草於我們的並肩處開出白色的蒲公英
而當你決定私潛
噴霧將被釋放

那是唯一的時間,他們
意識到他們身上黃色的救生傘將要
張開,把死亡降於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