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8日 星期一

始歌序言

今晚特別嘉賓:詩人彭彭,他的詩,讀起來,真係澎澎聲,直擊心田。他說寫給100年後的人睇,鬼啋他,我地而家就睇,無蝕底也。





 練習.始歌序言  



我再也再也不會打擾你
這是你夢寐以求的結果
我會好好生活
閒時喝茶拿著保溫瓶
狂風中重組我的悲情
嘗試記住每棵樹的名字
但我不是詩經的無名詩人
我受的教育不識天天見面的植物

我不是你愛的人,其實不太重要。
我們生活在走下坡的城市
街燈黃線令我們神經過敏
是否要忙碌到不停贏下去才感平安﹖
那些學生背誦:
不在沈默中爆發,就在沈默中毀滅!
喝啤酒 是為了雨中榕樹斷根下 仰天發出更響亮的嘆息。

練習期間 一切在崩壞
幾乎一天死一個學生
當學生知道無力移民 打不倒北方最大黨
小確幸與成就大業與他無關
不如「墜樓」早早完結
其實不太重要 我愛的人不愛我
入獄的學生,說:「我不過從大監獄搬到小監獄。」

鬧哄哄股市選舉遊行
錯覺生活在民主國家
其實權力從不在我們手中
正如我錯覺你心裏有我
香港居民擅長自欺欺人又欺神
溫水裡悶聲討生活 示威裡行禮如儀
覺醒的學生入獄,說:
「我是戰俘,不是罪犯。」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豬圈裡 自欺欺人小確幸
七十年代認賊作父
八十年代相信屠城政權
九十年代迷戀財富
千禧後 揮舞龍獅旗 我們不得不承認:
白人寵物比中華奴隸更幸運
入獄的學生,問:
「我出來的時候,香港會更美好嗎﹖」

在這鐵窗的年代
靈魂不是太乾就是太濕
抒情有如派膠
我竭智殫精,濺擱春天潮濕的牆壁,
其實不太重要。我們生活在走下坡的城市
女學生向世界宣佈:「I DON’T NEED SEX
BECAUSE THE GOVERNMENT RAPES ME EVERYDAY.」

滄桑二十七年
我明白福音書不談愛情的原因了
當我們明白生命 就明白愛情
你疑惑既然如此 為甚麼還說個不休
因為 我愛的人不愛我 是我生命的痛
作為開場白,唱一首歌為我們祝福:
「攔路雨偏似 虛構的雪花
花瓣鋪滿心裡墳場 才懂得接受
沿著雪路浪遊 原諒我不用一生一世等一天
也許只能如此 我會成為你最牽掛的野孩子
承受太高傲的罪名 荒野前塵硬化 像石頭
離場的方式是否有點轟烈﹖
帶你徘徊於我的雨中
帶你去品味我最愛的咖啡
我們一起練習最美的課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