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3日 星期四

周游:移民十六年。瑞典是我家。







去倫敦旅遊,日日去唐人街餐館開飯。

 【交流小小訪問Mode】

上次是紐西蘭,被訪問的嘉賓,衝 出了香港,這一次更上一層樓,北歐的瑞典。
周游,一個與文字爲伍,美麗的媽媽,我們未曾見過面。我記得,當年我辦「詩++」電子刊時,邀她賜詩一首,是沒有稿酬的,但她二話不說,便把作品傳來 了。明報副刊的讀者,對她也應有認識,她經常都有撰稿的。經這次訪問,原來她早就是傳媒人士,俞琤年代商臺的創作部行政總監。

你移民到瑞典去,已有一大段時間,當年是被動還是主動的?

既主動也被動,是兩情相悅的自然成果。

可否說得詳細一點?
比如說,事情未發生之前,你有想過有一天移民到另一個國家?

有。自從十六歲去絲路後,便上了旅行癮,23歲在歐洲和加拿大遊完四個月之後,更加嚮往歐洲人的生活,覺得香港人內心太窄。但北歐其實是另一回事,太凍了啊。

最後如何下決心?
這麼年輕便可以到處去,家庭經濟很有基礎吧?

年少的我性格隨心走,當時無用多想,是一個自然程序多個衡量或加上決定的思量,那道真愛力量太強,淹沒一切。縱然在香港有穩定工作,家人朋友電影音樂飲食無憂無缺。


移民之前,在香港,你的角色是什麼?

我是家中長女,畢業後工作了十一年才移居瑞典,弟妹們也出身了。在香港最後的職位薪水不俗,多年來一直有給娘家家用,自己也有儲蓄,但朋友們買股票買樓時我還是一舊飯。

你覺得自己是幸運,還是自己努力爭取回來的結果呢?
但,有了自己的家庭後,就無法像以前到處走了,心理上有衝突過嗎?補充上一個問題,還是覺得其實是命運使然?

問得好。工作上角色是商業電台創作部行政總監,一個繁重而學到委實許多東西的崗位。所有出自俞琤年代的商台人,都被磨煉出要死出自己最好的,慶幸我有份經歷。下班後生活上的角色,廿幾歲人我當時最想追求精神上的進步,或者自由,嚮往為世界貢獻的人,想擁有那般的能力和機會,但無從入手。
 我跟你一樣,篤信對星座命理。大學時學兄算命盤,已知自己夫妻宮紫微星照。冥冥中又真係一直想嫁鬼佬喎。


. 周游和女兒一起去學英文書法。


你是什麼星座

Pisces

明白,幻想與理想先行。
有兒有女後,心態不得不改啦。

離港前的一刻寫的結婚卡文稿是這樣的:『做什麼也可以,不做什麼也可以。原來生之始,末之始,就在此。』初移民的心情是至今人生中最平靜而滿足的,大膽比喻,如佛像微笑的影像。後來當了母親,時間飛快,自己看書和實踐中學湊仔。女兒年紀小時日忙夜忙,但我居然都有機會自己間中出走去旅行,多得丈夫全力支持。多年後心情當然有變,大女都十三歲了,如今仍然想旅行,只是改變了路線,打算帶三個女看世界,成為心胸廣闊,有同理心的人。我仍然想貢獻世界,幫助別人,不肯因為人到中年或什麼的而卻步,暫時先貢獻家庭吧。瑞典近年很多東歐來的乞丐,自己本土也有無家者,我就先幫忙他們。

熱愛生命,享受生命的雙魚座,看來,可能你有其他星在水瓶吧。

年少時總想參加非洲義工,建設學校幫助貧苦兒童等,等沒有行動,要賺錢比家用。現在瞭解人世和社會多了點,比較實際,希望在瑞典有渠道幫助近年從敘利亞和阿富汗來的難民兒童。

你經常有寫文章,目前也在明報寫,看過你的詩,還有繼續嗎?其實,你對文字喜歡之外,還有其他藝術方面的東西?

好怕那是恃老賣老的人,悶死人,我要老得真誠兼有型啊。
我也是老人家一個,不過,常往來的,沒有一個是老人家。哈哈。
書法。一直好喜歡,尤其鄭板橋的。以前在藝術中心學過吓,自己鍾意睇,但沒練。最近有機會學英文書法,帶埋兩個大女,坐定定三粒鐘低頭練字,啱晒我這等心多多的人。
水彩畫也很喜歡,又係學過吓,以前星期六下班過海去北角唐樓跟一位阿叔老師學,好懷念。我雙魚兩邊游,創作藝術也追求豪邁爽快,最怕拖住條濕毛巾咁的感覺。
詩,好神奇,不用多想,啲字自己飛出來咁。但最近沒那心情,會再寫的,覺得那是最直接表露最深刻的感情,也不用理得的人明不明白。不去理會讀詩的人明不明白。

詩,正是這樣,不必理人家明不明白。其實,任何藝術也是一樣。
周游,是你的真名?成個名,似足你。

我本姓梁,娘親給我起名為詠詩,希望我文藝。周游是自己改的筆名,祖母姓周,剛剛慶祝93歲壽辰。游是游水個游,游水時最寧靜,令我個心都暫停。
題外話,上面提到那位算星盤的學長,畢業幾年後從自己的居屋單位跳下去,留下妻子和幼子。岑朗天也認識的,當年我們城市理工創緒學會一夥人飲茶,常常有朗天份。

你認識朗天?我實在不知道。



移民十六年,瑞典已成周游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