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7日 星期五

來自新西蘭,周身刀的Mickey Ng

【交流小小訪問Mode】


本專頁點擊率沖破一萬大關後,訪問文章,也要來一個突破。
突破地域,臺灣太近了,飛越到紐西蘭去。

人物是Mickey Ng,一個從未見過面的朋友。
還是「老朋友」,可不是嗎?原來當年他是「香港青年周報」的讀者。在回應臉書我的貼文,他是這麼說的。之後,他是我臉書的常客,對我寫的東西十分棒場。就是這樣,我們是朋友,但沒有見過面。訪問過後,才曉得他是「萬能老倌」,七十二行,起碼做過七分之二,好利害。



×××地球最南端的漁港 Bluff ,那裡的蠔聞名世界。再過35公里,便是每天迎接地球第一道曙光的 Stewart Island 。


世有了網絡真好,隨時隨刻,都可以找人傾偈,一聲Hi,你好,有空談談嗎?就接上了。


 第一個問題,你很早移民的吧?為什麼選紐西蘭?
 

1997這個問題其實香港人係1982年清楚知道,當時諗住時代會進步(包括共產黨),到1997應該會好D,點知89·64真係失望到極點。
本人從事餐飲業,老闆有業務係美國及菲律賓,叫我移民去幫佢手,叧有朋友叫我去澳洲;舊老闆我已經幫佢做咗差不多十年,再去美國又係打佢工,所以隔山買牛之下,買咗紐西蘭基督城一間中餐館經營,果時後生39歲,諗住唔得都可以回流再戰江湖。
其實,我諗如果要發達,應該揀菲律賓,不過,為咗個女教育,到尾都係紐西蘭。
移民時間係1990年。


你是老香港啦?在香港的時間,除了餐館有關的工作,你還做過什麼?從你在臉書的表現,你的學識范圍也很廣。


做過的工作,包括⋯跟車送貨、企堂、洗車工人、咕哩(真係要托貨過艇(大眼雞)果種,冬天要係葵涌貨櫃碼頭車頂瞓)、水吧、玉器車工、毛衫織工、膠拖鞋啤工⋯⋯可能仲有,記得咁多,讀咗七年書到中一停止。係,仲有⋯⋯幇過《萬人雜誌》、出版社雜務、電影道具⋯⋯等。


這麼多生活經驗,可以寫小說啊。或者,你已出過書?


 
出書,考慮咗好耐,但真係唔夠墨水。
其實,我有一個劇本、有一本書想寫。
又係果句,眼高手低,資質所限。


其實,你認識我的名字,只因「香港青年周報」?


可以咁講,亦可能因你弟弟岑南羚吧,因為我都玩過下band。


既然有寫書嘅心,應該寫左先,寫成,當機會來到,就不會錯失。是了,你認識南羚本人?


之後有時係明周或明報月刋都有崑爺蹤影。
令弟並不認識,他是當紅歌手呀!


他不夠運,同期的泰迪,許冠傑纔是紅歌手。
據知,年前你回過香港,接受一個網站訪問,其實談些什麼?


泰迪紅咗好耐先到sam,我覺得sam先至係夠運。
香港樂壇很奇怪,岑南羚可能不夠入屋,行得比人快,情況有點像pat Chan 。
哦,係應梁錦祥相約去my radio做咗個天涯若鄰節目,講講外國社區民眾如何。
其實我係紐西蘭基督城做咗第一個華人電台,控制廣播一手一腳,成員有台灣、馬來西亞、大陸、香港。
紐西蘭第一個引人香港電影,又係我。
第一個可以有無線、亞視  代理權 都係我。
係香港玩唔到嘅嘢,係呢度玩到,因為水中無魚之故。


你已退休啦,現時在新西蘭如何消磨時光 ?還經營電臺?


未有能力退休,因為玩物喪志,營運電台虧蝕、印刷報章月刊又虧(忘記了我在紐西蘭有出版過三份刊物),無線代理有點盈餘倒貼了亞視,電影一套賺一套蝕,其實通通不賺錢。
餐館因為個人電台與報刊批評共產黨而令大陸人杯葛吧,所以都艱苦經營。
試過在電台月旦時事之後,收過陰司紙。


你對香港前途有沒有特別的睇法?

在博物館內書法及接受媒體採訪。

香港前途暗淡一片,壞在商界手上。
當大陸倚靠香港時(改革開放),商人沒有為香港創造未來,只懂賺盡一點一滴,香港市民沒有say,任人宰割,有的在游蛙式(手抓銀、腳就𨅝走),像本人一樣只想當民族逃兵。
今天,今天大陸仍然要倚靠香港,但到今天商界仍舊不反抗(李生只是撤資)。
香港前途其實大部分握在商界手中,香港人反抗的能力真的十分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