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毛孩魔術師:Raymond Chan


【交流小小訪問Mode】

人與人之間的相遇,緣份是少不了的。
如果不是為芊芊找個伴,便不會認識 Raymond.
他是心雪的臉友之一。



Raymond 與他的寶貝

他經常把他心愛的毛孩貼上臉書,每一只都很美。
心雪心動,美麗的故事就開始了。大家都未見過面的。
當我們進入他的毛孩王國,何止心動,簡直心羨心慕不已。
他的寫字樓,可以撥出近三百尺的空間來鉰養毛孩,十多廿只,大大細細,攀上攀落,互相玩耍,他們完全不怕陌生人,隨時可以讓你抱起愛撫。
Raymond 熟悉每一個名字,在我們的面前,他像一個魔術師,左一只,右一只,忽而從指間消失了,忽而伏在頸後,像多了一條圍巾。
轉眼間,他拿著魔棒,令眾毛孩互跳互追,如癡如醉。
我們最後領養Jason,是快活到不得了的開始,料不到最後是一個悲傷的結局。
可惜,幾個月後,他走了,他吃了電線,吐了血,走了。後來發現,原來他有先天的心臟病,這纔是致命的原因。
原意是他的骨灰撒在附近的蝴蝶保育區,後來還是決定留在身邊,與我們生活在一起。
芊芊與Jason,相處得相當愉快,她無端也失去了伴侶。
到今,仍不敢為芊芊再找副一個伴侶。
今天,忽然想起Raymond, 於是來一個小小的訪問。

養貓如此大陣仗,留出地方,樣樣齊備,其實,最大的動機是什麼?
自我满足,信你相信的,就有動力。
當然是愛貓,但肯付出,背後一定有動力,可否說得詳細一些?
養貓給你什麼信仰?
繁殖是一塲寧靜的奮鬥。(其實做甚麼也是。)
貓佔了你不少時間,其餘的時間你如何安排?
要去做,就可擠出時间。
繁殖是一塲寧靜的奮鬥。說得好有詩味。那麼,你對自己的繁殖,又如何?
失望
爲何沒有寧靜的奮鬥?
這麼漫長,這麼費神,這麼不由自主。如果重新開始...如果可以的話... 繁殖是很個人的事。這種個人性很私密
因而寧靜
如果要你define 自己,你會如何描述?
今天好友說,你要别人看到任何事你都做得好。當下我没反駁。如果我真要說,会是:我要做出來的事做得出色,但不用知道我是誰。
你的貓經常得獎,你又擔當珠寶評判,你有曝光機會,不算「不用知道我是誰」吧?
你在谷歌找不到我的。
怎會?凡臉書account , google 都會記錄在案,除非你用假名。
真正做得好,或許就有人記得。要努力使人記得的話,這工程太浩大,牵涉太多计算,算了吧。這刻,還在跟一般人不無分别,很平等,你認不出我我認不出你。(你不是指訪问者)
可否給養愛貓人士一些忠告?
動物不是饲主的個人投射。
我個人覺得,你是一個喜歡思考的人,可曾想過寫書?
思維凌亂,表達不清,萬萬不能寫作。
我仍想糾纏一下,你如此專注養貓,必然有一個頗特別的開始。你始終沒有說出來。
我委實不知道。我開始了,就走下去。因為知道走不完,所以才走。然後看到目標,怎料目標是虚的,看到竟是更遠的路。而路又實在難走。那便一步一步行著,一步進一步退,就此而已。

若有時間,我還想補充一下:   我從少便愛動物。這是一個很尋常的誘因。但選擇了做繁殖就已经变得不一樣。這也許和一般人的想法有點不同,我把純種繁殖看作一個project。純種繁殖基本上是人為的作業。品種有固定的規格。而有些品種的規格容許有若干的弹性,也可說含糊性,使品種形態上出現了可接受的差異。我就在這些差異之内做工夫,玩一個只有相對沒有絕對的遊戲。 我的繁殖計劃以Futurperfect命名,取了Future Perfect 的意思。我不是指文法上的意思,而是字義上指完美的不在當下,只在未來。沒有完美的貓。完美可以是一個遥不可及的概念吧!也可以是根本不存在的,不能實現的無形框架。人只是圍繞著一個想象而試圖把它片面地實現。這是我當初對繁殖的理解。這使我把繁殖理解成為一個關於試驗和追求的過程。我從不驚訝繁殖和藝術的相近性。標準和個人選擇是平衡並置,只看兩者在不同時候的比重和相互的重叠與衝突。




Sweet sweet Kunai

Futurperfect Gurkha Kuk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