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8日 星期一

一個難忘的夜,記華人作家系列第一集首映會。



昨晚,是難忘的一晚。
太巧合了。28日。去年這一天,毛孩Jason安 葬的日子。
八年前的28日,一個重要的人物走進我的生命里。
而昨晚的28日,是有關我的「華人作家」紀錄片的首映。
超開心的一晚。老實說,我的個性是不大適宜身處這樣的場合,回望過去,類似的場合,只有兩次,十多年前的「天堂舞哉足下」發布會,去年的「Kiilling the Angel」發布會。
昨晚,我和其他觀眾一樣,也是第一次看的。放映後與伍導演對談,發覺自己有點胡言亂語,因爲面對的仍是一個陌生的世界。回答提問時,提到命運,人生意義,情欲觀點,書寫的前因後果等等。
在片中,情欲方面,似乎誇張了些,一對男女的牀上鏡頭,其實點到即止就夠了。我十分喜歡替我旁白的Isabelle (昨晚經導演介紹纔相識),她那把磁性的回憶聲調,很有說服性。我想起「天堂舞哉 足下」中的胡眉。
完畢飯局時,有人問,片中的我不見笑容,不似現實生活中的我。的確,昨晚我就差不多由頭笑到尾,尤其與人拍照的一刻。導演回答:「不是我的問題呀,我一話 camera, 崑南就擺出這個樣子。」
我的回應?從占星解釋最易,我的命宮是山羊,嚴肅認真是合理的,但我的命度是人馬,總會自然流露樂觀的表面。片中反映的是我的創作生涯,我對生命的凝視,對,這方面,我是笑不出的。生命好灰,好黑,通常都是苦中作樂。我的憂鬱,自「地的門」開始,就注定了。


片中被訪者共有三人,陳國球,宋子江,朗天。十分感謝他們把我推向某一個高度的位置。不過,我爲人隨便,拿起放下,是平常不過之事。我只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葉輝說我的作品反映一個人的戰爭。不過,這場戰爭,只不過是對自己的戰爭而已。
生命的長河上,時間帶來的記憶,只能時間本身作驗證。
最後,再一次感謝伍導演花了經年的心血,完成這部「天堂倒置於腳下」,當然未是我的一個「句號」,但至少,終於有機會,透過影像,讓人家認識到我書寫的第一句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