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8日 星期二

安妮嘉遜:難以歸類的詩人



書在燃燒

安妮嘉遜:難以歸類的詩人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當探索外國文壇資訊,我習慣多把時間放在小說方面,常常冷落了詩歌,對安妮嘉遜(Anne Carson),卻有點例外,她的作品吸引了我。她的語言風格,相當特別,她把古文與今文共冶一爐;事實上,她也是一個翻譯家,譯了不少古希臘名著,不過最重要的是,她把散文、詩歌以及小說的體裁打成一片:小說的結構,詩歌的形式,散文的書寫,代表作就是2001年出版的《丈夫之美》( The Beauty of the Husband) ,也從此,這位加拿大多倫多的女教授,在世界文壇上奠定了一個位置。

她的另一部巨著是《紅色自傳》(Autobiography of Red)背景神 話色彩,一對男女在性愛之美與情欲之渴兩者之間,糾纏得難分難解,一段婚姻的苦與樂,激起無數心理高潮,難怪有評論家稱她的文字帶來「傷心的哲學」。

最近她又有新書出,一個字《浮》(Float),「倫敦評論」專欄作家 Stephen Burt 訪問她,他說他覺得她不屬於家鄉,不屬於任何地方,包括古代的世界。她的回答很妙,「我認爲我絕對是個住家人,只不過在水底下呼吸。」

讀她的文字,我隱隱約約窺到古希臘之美 ,令人昏醉無比之美 ,在絕望中,帶你走進一個不願意醒來的夢。她經常書寫火山,只因爲她覺得火山易畫。她有一首詩寫蒙娜麗莎,十分受歡迎的,但她從來不喜歡這件驚世畫作。安妮嘉遜就是這樣的一個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