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0日 星期一

泡泡變成藝術

【交流訪問Mode】可以說,周文慶(Justin Chow)未成名之前,我們便有一面之緣了。若沒有記錯,應是在香港圖書館的一個文化頒獎典禮上。之後,到今,未有機會再碰見了。




***以上圖片為周文慶的成名作: 泡沫雕塑。想睇埋video, 就點擊以下網址:
https://chowmanhing.com/2014/11/04/a-bubble-sculpture-of-my-breath/


訪問他時,他竟稱我為大前輦。奇。我都唔同他的界別。他馬上補充說,我也是寫詩的。原來如此。我打蛇隨棍上:「咁,傳一兩首來看看。」
好快,他說找到了。是在「字花」刊過的。

一、

我只想成為一塊拋向大海的海綿

我只想成為一塊拋向大海的海綿永遠不要奴役的手和對著鏡片的手淫除了一張時間的嘴吮吸大海苦澀的美和海床上失眠的月亮。

在月亮和激動的潮汐之間我發狂地吮吸月亮的乳房並遺忘溺死的孩子夢和美人魚的舌頭直至我吞噬了一切我奔向黑暗的缺口。

我只想成為一塊拋向大海的海綿謊言是我鞭打謊言和真相有刺有毒的鞭子。

而我吮吸愉悅的毒汁泥土和沙石如我吮吸發霉的麵包和一切可能的風景——六座倒懸的金字塔無盡空間的長城永遠無法完成的朝聖巴別塔的道路——直至我吞噬了一切我奔向——我奔向——我奔向黑暗的缺口。

Justin.cmh 2009


二、

青年是一把激進的自動步槍

青年是一把激進的自動步槍;
讓銀行家﹑教師和乾癟的
老婦人去算計加減數;讓黃昏
還給黃昏去感冒風傷。因為

青年是一把激進的自動步槍﹐
在擁擠的街道帶著游蕩者的目光
射穿大都會繁華燈飾的煙幕。
因為手臂是角力大海的魚杆;

將雅典娜大理石似的頭顱拋出
誘捕暗夜光顧前垂死的陽光。
( 她凝視著你的靈魂﹐
深邃的眼睛﹐也凝視著

大海潛在的弔詭和富饒 )
走吧﹐掛上叛逆動蕩的帆
閃避渺小的虛偽的暗礁﹐遇上
海平線昇起-----廣場中央

招搖的妓女-----絆腳的偶像。
青年﹐舉起你的槍瞄準
瞄準夾在兩臂中下垂的乳房﹐
歌唱﹐像一把激進的自動步槍。

*****

讀完詩,便開波了。


你對現階段藝壇似有許多意見,是不是在他們中間你覺得不受尊重呢?


應該不會吧?哈哈 當然也有人不喜歡我。但我對藝術圈的意見一定唔係因為「報復心理」。我想只係我覺得藝術界太「和諧」了,缺乏獨立的聲音,我的發言算是其中一個人的意見吧。
而且事實上我算是幸運的年輕藝術人,起步比較好,得到不少關注和肯定。但更因為係咁,所以更加有種需要為藝術做點事的責任。


作為一個藝術家,對香港的看法如何?可曾有離開的念頭?


離開還沒想過,但真要離開的時候我會離開。我係一個比較忠於自己的人。我覺得我的成長都係在呢片土地的,所以我對香港係有一份感情,都因為我的記憶都發生在呢度,所以我會為了自己的記憶和生活,而去為它做d野。
也算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


你的bubble art 意念何來?自發還是受某些藝術家的影響?


Bubble art係一次實驗的意外發現,一開始想做別的,就係吹一立方bubble,但呢件作品完成不了,因為我發現我吹了六小時還是吹不滿一立方,當我想清潔時,發現泡沫的質感好得意,就隨手拿來玩,於是就發現了泡沫原來可以做雕塑。


藝術家對愛情的想法,往往很特別,你的又如何?


我對愛表的想法好普通,找個互相喜歡的人,簡單快樂地過日子,或是會結婚生小朋友,簡簡單單就好😂😂😂


即是說,簡單的喜歡,便可以過一生了?
事情不會是這麼簡單吧?


當然生活方式要可以合拍、大家認同各自價值觀、原不需要一致,但互相欣賞好重要。但不需要一致。

周文慶街頭的行為藝術



這樣的確算簡單。
但你沒想過時間會令人改變的嗎?


有呀 隨其自然吧 一切都不斷地改變, 變好 或變壞, 所以適應變化的生存能力好重要。
社會也在變,是不?
沒有一套方式和價值觀可以一直都work的。


對於未來的創作,有沒有新的概念?有的話,可否透露一點點?


我會做多些概念藝術,來緊11月做完Bubble art的個展之後,會暫停再做bubble art,直至有新的突破。我近年寫有關藝術的文章,比落手做藝術的多,因為我覺得藝術文字更直接能使香港觀眾更認識藝術。因為我發現太多藝術家在做創作,極少藝術家願意去教育或培養觀眾的審美水平。所以我會多d寫藝術野,期望有不一同的聲音和意見引發大家去思考藝術,因為我覺得改變觀眾的觀看方式係藝術的目的,如果藝術有目的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