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6日 星期五

天生與文字結緣的天蠍座




【交流訪問Mode】上一次被邀編了一期明報的「城中詩」,我找來了余婉蘭(臉書上的名字是Yulanlan)投詩。我並不認識她,只在臉書看過她平日所寫的文字,她寫了一首組詩,十分喜歡。發現是未完的,於是請她續寫給我。
她的文字有一種特殊的魅力。 這一次,要把「憂鬱甜品」的交流訪問欄搞下去,自然想起她。





**這兩張是去俄羅斯時拍的照片, 第一張是去「白痴」餐廳, 店主是杜斯妥也夫斯基迷。第二張去參觀托爾斯泰故居留影。放在一起應該挺有趣, 加上拍得我不醜。新增說明文字





















在我的感覺中,你對文字有特別的熱愛,看事物的角度很特殊,是受某些人與物(如書籍)的影響?


我算是很直覺型的作者,天生的,許多人或物隨時影響我(因為自覺內在是空的),但始終覺得寫出來是自己的,多於被影響。年紀很輕時,有模仿過三島由紀夫和黃碧雲的筆觸。喜歡榮格學說,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佩索亞的詩。大概都是同一種傾向的人。

你在出版刊物負責love and sex 版面的工作,表示你對這方面有特別的探討或甚至直接體驗?

只是工作需要,我的love and sex很乏善可陳,但從小到大總有這傾向性,傾向這邊,大學時已和性工作者做朋友,學習性技巧,寫她們的故事。自知道情慾旺盛,我是天蠍座。但真的,我的love and sex斯毫不精彩,雖然每每傾向這邊。
你對文字的信心究竟有幾多?或根本沒有?生活在現階段的香港,你認爲文字世界可以帶領你的未來到達那一個境地?


我對文字或者創作一直好大投入度,從前甚至覺得是我存在的理由,去過一個班,有個妹子聽了這句,不住搖頭,她覺得我好傻才搖頭吧。就像文字不必是所有。某程度上我同意她的搖頭。常常有種夢遊的感覺,大概生活得不落地,遊離浪蕩,然而我應該在尋找真實界(最近在精神分析學到的詞),多於落地,著地吧,如果真實界可以用書寫這種方法透射,我不介意自己全心全意地夢遊,不知是否徒勞。做記者的那種書寫,也是我另一種煩惱,仍未解決。


通常天蠍座對於內心感受,最多只會交流七分,其餘的,雷劈都不會說。同意麼?


我是極端的那種,巨大的沉默是壓倒性,有點病態,很容易沉默過頭。你指的“其餘的”,我只想到,是關於,只可以與自己對話的內容吧,那部分天蠍座會珍而重之。如果學習到一些輕省的詞彙,天蠍座會願意用這些詞彙,盡情分享,但模仿性一強,就又抽離。天蠍座不是不想完全分享,要看對手。


後記:「要看對手」,果然是天蠍座的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