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6日 星期五

一碟美點:淵藪與孤獨

【嘉賓美點Mode】

見過黃潤宇一次,在飯局上,鄧小樺隨便介紹一下:「一個寫好詩的女孩。」沒有正式交談過。她也是靜靜的坐在小樺的身旁。

這個月底明報的「城中詩」,我又被邀編一次。我有約這位「寫好詩的女孩」賜稿。

今次在臉書她貼的這篇,我更喜歡。既是美點,自然想大家分享。





淵藪與孤獨




一。

她在撫摸
她在漫長的輪廓而靜電阻擋
劃破了河流的反季匕首
在季節的反面
刻下埋铭

二。

她在模仿一種
封閉的鳥類
她的喙
縫線的腰
她捏造的羽翅必須飛出
此地。
畫頁看似無傷

三。

橫風之外
她看見了:
你的心口正在發亮
而數次讀你眼中
將彼此的祖國洗凈
將有時間可被剪斷

四。

那麼風呢?
風在裂成積木的桅桿上
打磨獨獨一具接駁船
船上無人圍坐
船正在開向坍塌的春天。
(觀電影《橫風之中》後作,2016.05.07 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