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3日 星期一

朱顏仍在的《地的門》

老朋友因私事從悉尼返港,當然不能放過機會聚舊。
而且,我答應送給她我的英文小說集 Killing the angel.
怎料她回送給我原版的《地的門》,還說,「物歸原主」。
這真是一個大意外。



書在手上,她保存得比我僅有的一本,更為完整。(我的
一本已甩皮甩骨的),珍貴的是封面的藍色沒有走樣。很
藍很藍。書內頁還是有她看過的痕跡,多處間了紅筆。
經歷了超過半世紀的歲月,「朱顏」仍有番咁上下(雖然內
頁的紙已黃了),幾乎是一個奇跡呢。
其實應該繼續留在她手上更好,當年我送給她,主人不再是
我的了。但,迢迢千里,專心帶來,的確不忍心拒絕。
緣來緣去,世事便是如此。
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