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8日 星期日

<詩大調>身世大白

【回憶碎片】
正在處於眾星逆行之時,回憶碎片便不斷飛撲過來。
其中一片,便是《詩大調》。

這個封面,當年是邀請Ivy Ma  幫我設計的。
此詩集內容,囊括我過去超過半個世紀的詩作,不同的嘗試,當然有好有唔好的地方,說起來,內容非常淆雜,有散文詩,有歌詞,有英文詩,有繙譯。。。。。




首先,百分之二百,自我宣傳。鄭政恒講《詩大調》。五月廿日。在香港文學生活館。

利申:這個民間講堂,我無錢分的。還有,書賣左幾多本,唔知,從未收過錢。強國窮得只有錢,我,只能說窮得只得本詩集。
話說回來,有人幫我出版,已是還得神落,

上次,王良和講得匆匆忙忙,唔清唔楚。我想,呢次會好d 卦。
之不過咁,既是大調,知音人少,是必然的。
所以,你看,封面早就預言左,本來一條彩虹,竟要用罐頭鎖匙來扭開,使唔使咁吃力呀。



無論如何,稍一回顧,本來不會回顧的了,但這次被列入講材,不能不回顧一下。

《詩大調》的前言是這樣的:
(回顧做乜,果然一顧便有認真前世之感)

前言:行詩走欲


n   詩集從來是性命一條,沒有催生接生者,根本沒有可能呱呱墮地.當與葉輝、關夢南在一起,本來杯前飯後之間,我們愛說兄弟一場,唔使講嘢.但,唔講唔得,那些日子,這些日子, 沒有他們推心置腹的鼓勵,我可能只顧睇波(世界盃就在眼前啊),醉過醒後便忘記一切,再提不起勁了.
n   三年前早就應面世,當時與陳汗飲後仍清醒的一夜,靈感一來,把詩選集命名[三世詩],那是前世,今世以及出世。歲月推移,心大心細,一改再改,最後拍板,瓜熟時是[詩大調],蒂落時也是[詩大調]。
n   回頭望,自[詩潮]之後,詩人已重生,詩之言志,只限於志趣而已。嚼過了金丹,也啖過黃婆湯,足可齊天大性,行詩走欲。寫詩如畫符,急急如律令,沒有什麼大不了,結論是:做人不外大癲大廢,真好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