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6日 星期五

范家駿:作家的心牢



【嘉賓美點Mode】

過去的日子,閱讀時看到好文章或文章中精采的句子,好想與人分享一下,但最多告知一兩個朋友,現在不同了,網絡世界,無往而不達。我這個《憂鬱甜品》天地,與其他的部落格不同,不單止自己的東西,還貪心「收藏」別人的美點。


各有胃口,係,但我仍要堅持,凡在這個廚房的,都是好吃的東西。大家應該信我的品味,若否,連入來一觀一訪,都費事啦,是不?


今次是來自臺灣的朋友,他就是給這個部落格題字的范詩人,他寫出了出一個文字工作者的隱閉心聲。








其實,那或許並不是通達地知道,而只是以為。

 

以為自己還能寫,以為外人眼中分秒困惑你的那個牢,其實是你一直捍衛著的家。雖然一路上探監的人不少,也收到不少鼓勵;此刻他們又說,一個人真正的敵人,只有自己。你笑了,你知道這句話沒錯,可惜有點粗糙。
 

你知道,一個人真正的敵人,是他以為的自己。


跟敵人相處在一間斗室,搶食著那從門縫下遞進來的句子,或者偶爾從鐵條窗櫺中飄落進來的字。珠璣的味道,逗點的味道,坐墊與屁股之間的味道,甚至是,自己的味道。一番爭咬,敵人漸漸比你想像得還要軟弱與頹坐。他應該不是真正的敵人,你思索著過去的自己,得出了一個好的結論:他不是我。


他不是你,那他是誰?這句話應該問我嗎?你覺得這一切都是我想像出來的嗎?你為什麼要讓我看見你這個樣子,長得像我,說話像我,甚至失敗的樣子,都像我。明明不配當個人。


卻像一個人那樣的孤單。看著游標在螢幕上規律的閃動,其實我也有過幾年正常的日子,正常的三餐,一間像家的房子,裡頭曾經住過一些愛過我的人,而我也以為我愛她。


你知道的,一個人真正的敵人,是他以為的愛。


每次寫到了這裡,都可以感覺自己正在逐漸脫離自己,每次都是這樣,像一個從海底升上來的氣泡,我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卻沒有破,安靜地浮在海面,然後徹底地放棄。